“一旦出發,必須到達。”

  優客工場上市這天,毛大慶在朋友圈寫下這句話。

  寥寥數字,映射着聯合辦公這個尚顯稚嫩的行業在經歷過高光低谷後,終於重新邁出了一大步。

  美東時間11年18日,優客工場完成與特殊目的收購公司Orisu n Acquisition Corp.的業務合併,通過SPAC途徑正式登錄納斯達克美股市場,交易代碼為“UK”。

  這宣告着,創業5年零7個月,毛大慶終於帶着優客工場跑完了這場馬拉松,趕超競爭對手,一躍成為“聯合辦公第一股”。

  截止11月18日收盤時間,UK股價為每股8.56美元,當日漲幅4.77%,總市值4950.45萬美元,預計下週二正式敲鐘。

  第一股的意義,遠不止於優客工場,也振奮了曾經因WeWork上市失敗而籠罩在陰影之下的聯合辦公行業。

  一從業者在朋友圈轉發了優客工場上市新聞,配文寫道:“這是終點,也是起點。”

  上市馬拉松

  五六年前,“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”在國內掀起一股浪潮,令不少有商業嗅覺的人觸摸到了新的風口。

  其中,一種打破原有的經濟形態,通過資源共享的方式為辦公者降低消費成本、提升消費者體驗感的全新商業模式誕生,就是聯合辦公,或稱共享辦公。

  2015年4月8日,從萬科離職一個月的毛大慶創立了優客工場,這是國內最早一批做聯合辦公的企業。

  這位創始人頭頂不少光環,建築師出身,後又在房地產行業深耕十餘年,曾任萬科高級副總裁,分管集團商用地產業務,同時任職北京萬科總經理,北京萬科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。

  多年房地產經歷為毛大慶積攢了大量人脈和資源,加上彼時政策的扶持、共享經濟的風口,自成立以來,優客工場在資本市場備受青睞,2015-2019年間共獲得多達19輪融資,總籌資金額超過47億美元,投資方包括紅杉資本中國基金、真格基金等知名風投機構。

  其中,在完成一筆2億美元融資之後,優客工場估值曾高達30億美元。

  資本加持下,一路高歌的優客工場加速擴張,2017年開始,通過收併購方式擴大規模,先後收購無界空間、Wedo聯合創業社、洪泰創新空間、愛特眾創等聯合辦公企業。

  上市開始出現在了毛大慶的計劃中。

  2018年5月,毛大慶在公開場合表示,公司預計將在今年或者明年年初上市;2019年2月,有媒體報道,優客工場希望今年在紐約納斯達克上市,並尋求30億美元估值。

  直至2019年11月14日,外媒引述消息人士指,共享工作空間優客工場計劃於12月在美國上市,傳集資額約1億美元,最快兩星期後提交相關文件。

  於美東時間2019年12月11日,優客工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遞交了IPO招股書,計劃將在紐約證券交易所(NYSE)掛牌上市,股票代碼為“UK”,用作“佔位符”的暫定籌資額為1億美元。

  根據彼時招股書披露,截至2019年9月30日,優客工場旗下運營的聯合辦公空間數量為171個,會員基礎人數約60.96萬人,覆蓋包括中國一線和新一線城市以及新加坡和紐約在內的42個城市。

  這是優客工場最接近上市的時候——但對於共享辦公行業而言,這或許算不上是一個上市的好時機,WeWork上市折戟給行業澆了一盆冷水,共享辦公盈利難的問題被暴露在陽光下。

  據悉,優客工場遞交招股書4個月前,WeWork也遞交了招股書,盈利數據等真實一面引發了投資者的強烈質疑,本來計劃以470億美元上市的WeWoek報價一跌再跌,250億元、170億元,最終跌至120億美元,WeWork不得不撤回IPO。

  優客工場不可避免也遭受影響,同年12月13日,有媒體報道稱,因為估值存在分歧,花旗、瑞士信貸紛紛退出了優客工場IPO承銷商行列。

  隨後,另一個致使優客工場上市遲緩的重要因素出現——2020年初,新冠疫情爆發,對於聯合辦公來説無疑是重挫,不少中小聯合辦公企業如We+酷窩選擇離場。

  毛大慶在今年4月份的時候稱,正在經歷創業五年來最艱難的時刻。

  上市的鐘擺也停了下來。

  “第一股”與盈利難

  SPAC的出現,打破了僵局。

  今年7月6日,納斯達克上市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(SPAC)Orisun Acquisition Corp.發佈公告稱,公司已與優客工場達成合並協議。

  根據合併協議條款,ORSN全資子公司Ucommune International將收購優客工場,從而使後者成為納斯達克上市公司,合併後公司的預估市值約為7.69億美元。交易完成後,收購的新公司將由優客工場管理團隊來繼續運營。

  據觀點地產新媒體瞭解,SPAC出現於20世紀90年代美國,已經成為美國資本市場重要的上市模式。次貸危機後,為激活金融市場,SPAC上市制度得到了調整,即SPAC殼公司可以在紐交所或納斯達克直接登陸。

  所以,SPAC公司成立的目的是在特定時間內收購一所營運中的公司,資金一般來自投資銀行或私募基金透過首先公開募股組成,而 SPAC在尚未進行併購前已具備上市公司的身份。

  因此,被收購的優客工場無需再進行其他操作,直接自動成為納斯達克或者紐交所的上市公司。

  相較於傳統IPO方式,SPAC有現成的殼公司,具有保障性、時間短、費用低的特點。當然,這一方式也存在天然弊端,例如因被收購公司不是直接上市企業,所以上市後只能先在OTC-Markets次板上交易而不是主板交易。

  經過一段時間達到一定條件後,被收購公司才可以轉成主板交易,這要求後續公司的經營狀況達到一定要求。

  不管如何,這或許已是當前資本市場和行業情況下,毛大慶為優客工場尋找到的最優道路。

  有業內人士對觀點地產新媒體稱,曲線上市也許也是為了完成對PE的對賭,“企業在融資的時候會有很多承諾,必須上市才能兑現,也會有一定的時限。”

  從上市公告看,此次上市後優客工場預計將從19位投資者中獲得不少於6650萬美元投資,其中包括小米的子公司Green Better Limited以及陽光100中國。

  另從更新了2020年經營數據的招股書中獲悉,截至2020年6月30日,優客工場在全球運營超過300個場地、覆蓋城市達到47個,擁有185個聯合辦公空間,其中153個正在運營,另有32個正在建設或正在籌建過程中。

  成熟場地(運營時間超過24個月的場地)出租率為77%,全部場地出租率為70%。

  會員量方面,截至2020年6月30日,優客工場會員數量達到85萬人,較2018年底的25.2萬增長238%。

  這一數據對於優客工場來説意義不小,據觀點地產新媒體瞭解,目前優客工場收入主要包括空間會員、市場和品牌服務、其他服務三個來源,其中會員收入便是最大的收入來源。

  財務數據方面,截至2020年上半年,因疫情影響營業收入從2019年同期4.86億元減少18.1%至3.98億元;2018年、2019年營收分別為4.49億元、11.67億元。

  至關重要的盈利問題,則與WeWork一般無二。

  過往數據顯示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優客工場淨虧損分別為3.73億元、4.45億元、8.07億元,不到三年時間虧損近16億元。

  截至2020年上半年,優客工場仍舊錄得淨虧損為1.89億元。雖同樣為虧損狀態,不過可以看出虧損有大幅收窄趨勢,相比去年同期下降56%。

  此外,優客工場在2020年上半年實現經營性淨現金流回正。招股書數據顯示,優客工場2020年上半年為淨流入242萬元,2018-2019年則表現為全年淨流出0.52億元、2.23億元。

  “從數據來看有轉好跡象,加上第一股上市,有一些正向效應,也更利於後面的擴張與租金收入水平溢價。”一為業內人士指出,若要扭轉優客工場目前盈利難的困境,還是需要做好輕資產。

  事實上,加大輕資產佔比,已是優客工場2019年開始着手進行的戰略轉型。

  今年4月,在優客工場成立五週年的發佈會上,毛大慶宣佈優客工場將進行“輕資產、重賦能”的戰略轉型。輕資產模式下,優客工場主要輸出品牌服務,並提供空間設計、建造、以及管理服務,而物業主承擔大部分的前期投入。

  毛大慶稱,長遠來看,輕資產模式更具有規模效應,運營效率也更高。根據毛大慶的目標,至2020年底,優客工場輕資產項目將達到100個,輕重比例配比1:1。

  “聯合辦公第一股”優客工場,可以在輕資產轉型之下成為行業盈利範本嗎?

(來源:觀點地產網 )